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美容    >    瘦身

為什么身體正信運動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作者:Stephanie Yeboah 編輯:yijie.zhang 時間:2020年5月31日
內容來源:VOGUE時尚網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圖片庫   

文章導讀

由于 Lizzo 和 La\'Shaunae Steward 等人為各種大碼身材堅持不悔地搖旗吶喊,有關身體正信的文化對話正在發生變化。但是,就我們最近看到的對 Adele 減肥的各種反應而言,要做到真正贊美各種體型的身材,我們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就在不久以前,我們上社交媒體或者看電視時,看到的只有被社會認可的苗條身材,人們對此習以為常。在服裝和化妝品的廣告中,出鏡的是浪漫主角以及其他苗條得不可思議的嫵媚配角,他們擁有成功的工作和人際關系,可以在社會中游刃有余,享受苗條身材帶來的各種特權。

不過,在過去的五年左右時間里,在媒體上和社會中的身體呈現方式方面,我們看到了巨大的轉變。[第三波]身體正信運動開始于 2012 年,當時參與接受胖人運動 (fatacceptance movement) 的人將其作為一個熱點話題——該運動的帶頭先鋒是體型較大的黑人胖女和少數族裔婦女,主要側重于對明顯肥胖身材的贊美和徹底自愛——是該運動所代表的對象的另一種描述要素。該運動很快在 Tumblr 和 Facebook群組中引起熱議,后來 Instagram 上的大尺碼博主又推波助瀾,從而逐漸進入社會主流視野,在某種程度上引起了一場有關體型和自愛的革命。

積極呈現

從那時起,涌現了一些大尺碼品牌,如 Vero Moda、Soncy、PinkClove 和 Universal Standard 等,還有大路貨和設計師主流品牌的混合體,如 ASOS、RiverIsland、Monsoon、H&M、MaryKatrantzou、Christopher Kane 和 Dianevon Furstenberg 等,他們加大了設計尺寸來服務體型較大的人群。

一些電視劇和電影,如《嘻哈世家》(Empire)、《餃子公主》(Dumplin’) 和《亢奮》(Euphoria) 等,其中《亢奮》的主演是支持身體正信運動的模特兼演員芭比?芙蕾拉 BarbieFerreira,表現了一些大尺碼的主角,他們不再需要屈從于我們在電視上常見的“胖角色”過分刻板印象。這些角色風趣、堅強、聰明,并且有愛與被愛的能力。我們開始在熒屏上看到體型較大的人的積極形象,看到那些體型較大的人有了更多成功的機會。

但是,這不僅表現在熒屏上。在過去的幾年里,我們在世界上最著名的一些時尚雜志和宣傳活動中,看到越來越多的較大體型人物占據封面位置。從阿什莉?格雷厄姆 AshleyGraham 在 2016 年上 Sports Illustrated 封面,到帕洛瑪?艾爾賽斯 PalomaElsesser 在 2018 年上英國 Vogue 封面,讓人感覺世界正慢慢開始注意并認可較大的體型應有一席之地。

我在 2014 年發現了身體正信社群;在經過了多年的極端節食、自我傷害和自我厭惡之后,當時我決定踏上追求自愛和接納自己身體的征程。作為一個膚色較深的大尺碼黑人女性,生活在西方社會,在成長過程中,我看到像我這樣的身體被邊緣化、被侮辱、被盲目迷戀、被妖魔化。我的身體——以及像我這樣的身材——從來不曾踏入時尚一步。在我的成長過程中,媒體和娛樂界都在告訴我,白和瘦才是正道。白和瘦才是美。不符合這個標準的任何東西都被認為“差勁”。

到我碰上這場運動的時候,有一個基于社交媒體的偏多樣化的社群,他們頌揚對各族群的胖身體的自愛和徹底的自我接納。這場運動早期的突出人物有Jes Baker、Sonya Renee Taylor、Jessamyn Stanley和Kivan Bay等。從那以后,有些事情發生了變化。

這場運動較陰暗的一面

身體正信就其定義本身來說,就是在看待我們的身體時,不僅要完全接受,而且要將其視為完全美好的事物。在一個絕大多數人的心態是以身體為羞的世界上,尤其是當我們的身體肥胖、有疤痕或在某些方面“不正?!睍r,這是在傳達一種強有力的訊息。

但是,在最近幾年,這場運動已經變得日漸商業化。身體正信現在似乎成了一種萬金油運動,被各品牌和政治人物商品化和政治化,其做派經常導致將特定身材或族群的個體排除在對話之外——而他們曾經是最初有效開啟對話的人物。

雖然這場運動為經常被忽視的身體做了美好的事情,為不那么受待見的身體創造了驚人的機會,但也危險地樹立了自己對美的評判標準,讓許多弱勢的身體感覺無力追求。我們不再將這場運動視為僅對大尺碼身體的夸贊和頌揚,它現在的中心是“胖得可接受的”女性:身材像夸張的沙漏的美女,一般是白人或淺膚色,腰小屁股大,顴骨高聳。

即便如此,還是有一些例外;有些身材像我一樣的模特和網紅,比如La’Shaunae Steward、Ashleigh Tribble、Gabi Gregg和Enam Asiama等,開始再次在社會上自愛、激進賦權以及欣賞和尊重較大身材的社群中取得成功。

“我知道,我正在幫助許多女孩,她們在[媒體]上看不到許多黑人胖女孩,”23 歲的模特和身體正信積極分子 Steward 在 2019 年 8 月這樣告訴Teen Vogue?!耙话闵聿某^ 20 的大尺碼女孩,我們中的許多人您是看不到的?!弊詮乃?2018 年的“通用標準”(Universal Standard) 宣傳活動中走紅以后,Steward 一直在利用自己的平臺公開講述時尚界的包容性問題。

還有 Lizzo。2019 年是她絕對精彩的一年,上了英國 Vogue 的獨占封面,成了徹底自愛和身體正信的全球海報女孩。她還針對身體正信的商品化表示了沮喪?!叭魏卫蒙眢w正信來賣東西的人都是在利用它獲取個人利益,”她在封面訪談中這樣告訴Vogue?!拔覀冊陂_始時沒有賣任何東西。我們只是在推銷自己?!睂ξ覀冎械脑S多人而言,Lizzo 象征了社會以及社會看待胖人(尤其是胖身材的黑人女性)態度的改變——在媒體上看到獨立自主并且自信又性感的胖身材的黑人女性,一直以來就是極為罕見的事情。但是,這還不夠。

營造安全的成功空間

身體正信運動仍有很長的路要走。我們追求這樣一個境界,即各種體型和族群的超大碼人群能重新將這場運動視為一個安全空間,可以讓我們贊美我們的身體,安心地生活,對他人不會有不尊重、挑釁和無禮,在此之前,我們仍將看到無處不在的對胖的恐懼。以最近發生在英國歌手阿黛爾 Adele 身上的事為例,人們因為她減肥成功而大加贊揚,雖然這本來就不是應該討論的事情。

那么,我們如何改變這種情況?能夠幫助推進這場運動的一件好事是支持合作。身材膠好和較小的人可以參與到身體正信運動中來,利用自己的平臺和聲音來提升、轉發和轉載各種思想、意見和觀點,支持因為外表的原因而被人忽視的聲音。在他們的幫助下,我們可以消解媒體和減肥產業營造的有關體重的各種危險的有害言論。

此外,還需要幕后的改變。從導演和經紀人,到公關和營銷人員,增加員工體型的多樣性可以深刻地改變我們接受的媒體宣傳類型。但是,改變在緩慢地發生,有權力的人正在站出來。這場運動最需要的是全面的支持和參與,這樣才能達到平等對待所有身體的境界。


將本文分享到

你可能還會喜歡

更多相關網站內容

關注官方微信
VOGUE VIP專享
開啟互動之旅

將文章:為什么身體正信運動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喜歡到個人空間我的喜歡中。

喜歡理由:

喜歡成功

經驗: +2 , 金幣 +2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已經喜歡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11选5组三